江枫渔火对愁眠。

WILD\收录 Les Chansons d'amour合志

#严格遵守互攻双向原则。#

#一战#


他根本克制不住滚烫的眼泪从他苍白的,被冷风吹得发僵的脸颊上滚落,照片上的人被血迹抹去了相貌,他没法辨认不出那个人影,六月的晴天里他第一次穿着燕尾服,西风吹过妈妈最爱的月季花,年轻的摄影师在后花园里就着花簇拍下了他。


一九一六年六月十日

六月的伦敦还在花季,一如既往的雨水和昏暗的天空只是少了那些年轻的男人。波特走的第一天,我便留意了花园里开得姣好的花,想着摘下用来祭奠我们伟大的英雄。不过我想也许我根本没有那个资格在将来某一天战争胜利或失败的时候,靠近他的墓碑一步。也许他会活下来,但我也不想再接近他了。

不知出...

【圣诞活动文】真爱至上

Make my wish come true.

 

All I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Let`s go the shit kiched out of us by love.

 

I`ll make sure we do.

 

 

 

天空很低,夏栎矮矮地长在草地上,只露出一部分瓦砾屋顶。白云下老妇人的围裙还未摘去,她的身旁跟着一位姑娘,金色的头发扎成麻花绑在耳边,耳垂挂着两颗鲜红的胡萝卜,她的眼睛一刻没有离开那些啃着青草的牛羊,歪着头。

 

她们穿过长满杂草的花园,爬...

冬日未眠

过去的时候,我经常望着屋外无垠的蓝色,和三只偶尔跑来我的卧室窗前的小猎犬大眼瞪小眼。它们会竖起耳朵,安静地蹲在草地上,做一群倾听者。


罗斯总是对我灌输些她从书上看来的东西,奇怪的是那些小狗却听得津津有味。它们还喜欢蹿到隔壁人家的屋子里,听那位优雅的女士拉起白天鹅的曲子,我从不知道那究竟是哪家人养的猎犬,颈上项圈的字迹已经被磨得看不出字母的形状。


后来,我对它们做了告别,我想亲吻它们的鼻子,可是爸爸告诉我不要对他们太过亲密,毕竟我们都不知道是否有人给它们定期洗澡。


因为妈妈去世了,她生了场大病。太过突然,也太不公平了不是吗?每当我想开口问更多...

Hearts

“还不好好睡吗?”

 

“睡不着!”女孩顶着乱糟糟的黑发,蓝色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给我讲故事。”

 

她叹了口气,坐到女孩的床边。

 

 

 

 

 

滴答,滴答。

 

精致的钟表一字排开在架子上,指针整齐划一地向东偏了一格。酒精的味道冲斥鼻腔,屋内的灯光昏暗打在那人手中的镊子上。他眯着乌黑的眼睛,一小撮油腻的头发挡在视线前丝毫影响不了此刻的注意力,一块小钟表嵌在心脏的位置,齿轮咬合,修整发条。

 

可怜的男孩,可怜的男孩。

 

他嘀咕着,坩埚里透明的药水开始起泡...

God save the king /Happy Birthday Harry/

【序】


“我既被驱除了一切匀称的身躯模样,欺人的造物者又骗去了我的仪容,使得我残缺不全。不等我生长成型便把我抛进这喘息的人间。”①


波涛嘶吼汹涌而来,那是焦躁的老母亲哭祭亡灵的地方。古堡屹立不倒,王冠的雕花是湖里破碎的阳光。


富饶如金的年代里,庄严神圣的上帝,我宣誓效忠于我们的王,珍爱王之所爱,厌憎王之所憎,依照上帝的旨意,绝不会在意念中,在行动上,在语言中,在工作上,作出有违对国王忠诚之事。


你不加入吗?瘦小的女孩背着阳光,宽大的裙子在转身中飞舞成圆,她说,你十二岁了吧?


他用粗布裹去了头发,破烂的衣衫包不住被命运悲鸣的身躯,“我不会加入这个。”


那你将会...

【德哈】Sunrise

完结。

【一】

 

“德拉科 马尔福” 

 修长的手指翻过点名册,右手握着的笔迟迟未在那名字的后面打上勾。 

 ……  

他抬起绿眸,黑色的水笔漂亮地转了个圈。他的目光扫过教室内每个人的眼睛,说“谁能告诉我马尔福到底怎么了。” 

 

【二】

 

 原浆色的桌子上布满一层几乎察觉不到的灰尘。 

九月以来哈利从来没有看见过教室最后一排的那个空位有人坐过。

 

他知道一直缺席的学生叫做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能确定马尔福参...

© 且慢 | Powered by LOFTER